【王最】網路諮詢的那位總統

OOC注意

很久沒寫文了已經不會寫文了

王馬小吉X最原終一

王馬其實很討厭詐騙集團,雖然說自己也是騙子,但是這跟詐騙集團完全是不同的情況,詐騙集團是一群專門欺騙那些沒有判斷真偽能力的笨蛋,而欺騙這些笨蛋的人不是更顯得沒用嗎,加上現在科技如此發達網路如此方便,更為這些人創造絕佳的犯罪溫床,例如王馬現在看到的這個網頁……

老實說王馬不過也只是高中生,這些事跟他都無關,但是每次看到這類的詐騙網頁,王馬都快被那些虛假的宣傳標語給笑死,這大概就是所謂說謊不打草稿吧,但是即使如此還是許多人甘心受騙,有如傳播邪教一樣真讓人不快呢。

「偵探事務所─網路諮詢。」看著網頁上簡單的印著這幾個字,沒有說事務所的名字看起來就很可疑,而且這網頁除了所長的推特和加入LINE的二維條碼外就是其他員工的聯絡方式,有推特有LINE甚至廣泛到還有FB社群和專門的IG,但是IG和FB除了一些人的詢問外沒有太多訊息,反正大多不是出軌調查或是失物尋找,不過因為都極微隱私所以很多都只說了諮詢問題具體情況王馬不得而知,可能是基於好玩有趣,王馬加了對方的員工LINE。

在王馬問了在嗎後,對方馬上回覆過來,並說明因為需要確保資料的正確性以及後續的事務處理,因此會留下他們之間的對話記錄,並問王馬是否同意,王馬看著對方那制式的說話方式忍不住勾起唇角,說了同意。

 

最原一直以為自己經歷過大風大浪已經可以接待各式各樣莫名其妙的客人,但是他發現他錯了,對方自稱自己是總統也就算了,他所詢問的問題令人匪夷所思,例如驚慌的說著自己珍藏的寶物被偷走,但是詳細詢問細節時對方也是回答半真半假,最後最原才發現對方根本是說謊,一問之下對方也很理所當然的回答,沒錯,是騙人的之類的,要不是最原有極好的休養,不然可能已經封鎖對方了。

「我只是想測試你一下嗎,不過偵探這麼好騙太讓人不放心呢。」

「我是以相信您為前題想替您解決問題,請誠實的告訴我您想諮詢的事情。」最原無奈的打出這一行字,並且在心裡打算要是他在不老實說明就要無視他

「那麼偵探小哥你叫什麼名字?」最原看到對方沒頭沒腦的打出這一行字時,最原先是一愣,最後還是問他為什麼問這個,畢竟問題已經間接扯到他私人隱私了,這樣讓他感到很不舒服

「因為偵探小哥都已經知道我所有事情了啊,我現在在偵探小哥面前可以說是一絲不掛了,所以我問一下偵探小哥的名字應該只是小問題吧!」看對方說的像是自己受到莫大委屈一樣,最原想了一下對方根本沒有透露什麼給他,甚至連諮詢的問題都是假的,名字也有總統代稱,嚴格說起來他對對方根本一無所知。

「請容我拒絕,我對您一點也不了解,而且您什麼都沒有老實跟我說吧。」

「不愧是偵探小哥呢!」

最原覺得自己又被對方整了,於是正打算關閉與他聊天的視窗時,對方像是察覺一樣說道:「如果我說我要找一個人呢?」

像是抓到關鍵字一樣,完全勾起最原的好奇心,於是決定再相信他一次

「那請您說明事情的經過,還有請不要提供錯誤的情報。」最原回完這句話後嘆了一口氣,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客人老實說他跟對方一來一往已經經過一個小時了,要是按照平時來說已經解決不少問題,雖然說應付對方時也可以同時回答其他人的疑問,可是這樣分心容易造成失誤,這樣的情況是最不容許發生的。

之後王馬倒是沒有說出一些令最原想摔筆衝動的情報,但是當最原認真梳理一遍時發現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春原高中、一年級、男學生、長相描述……雖然不是自戀,但是最原總覺得對方說的人就是他!

「請問對方的名字是……」最原雖然不願意相信但還是強裝正經的問道

「最原終一,跟偵探小哥一樣也是個偵探喔。」不知道是有意無意的感覺對方在偵探兩個字上加了重音

這種說話模式這種說話口氣讓最原只能想到一個人,但是不可能,那個人應該早就已經死了……

「你該不會是……王馬君?」照個職業素養來說不能被自己情感左右,但是面對一位可能自己認識應該早就死去的人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就算最原在冷靜,還是手不自覺的顫抖說出深藏於心理的問題

「呢嘻嘻,你終於發現了嗎,最原醬!」對方的聲音宛如就在耳邊,最原激動的從椅子上站起來,引來其他人疑惑的目光

為什麼……最原不感相信,雖然也有可能是別人模仿王馬君,但是對方又確切的知道自己的身分,最原無法克制內心的驚訝臉也毫無血色,就算王馬之後發來什麼驚訝嗎?有沒有很意外?最原都無法回覆

所長看最原那失常的樣子關心的問他要不要去醫院,最原沉默的搖搖頭,但是所長還是不放心,於是放他一天假讓他提早下班,最原直到回到自己家都覺得一切很不真實,恍恍惚惚之間最原才猛然想起忘了記下王馬的LINE帳號了,想到這裡最原懊惱的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最原又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剛剛自己進家門時門好像並沒有上鎖……

想不到王馬的衝擊讓他都忘了自己基本人身安全,是竊盜嗎?最原小心翼翼的從床上爬起來,然後找來陽台的曬衣架開始地毯式的搜索,把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了一遍,但是沒有人而且後來清點財產也沒有少,最後最原只好歸於自己早上衝衝忙忙出門忘了鎖門,但是在剛鬆一口氣時,最原聽到開鎖的聲音……

最原手拿武器慢慢移動到門口,可是當門一打開在門前出現的人令最原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呢嘻嘻,最原醬好久不見啊!」

最原驚訝的看著來的人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人……

 

再發現LINE另一頭換了人後王馬無趣的關閉視窗,並且無聊的抱怨最原醬怎麼還不回來,完全一副自己是這個家的主人一樣的態度,要是被最原發現王馬不請自來還撬開他家大門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應,不過感覺最原也無心想這些吧,光是王馬出現在這裡就已經讓他感到驚訝了。

看到最原一臉驚訝的看著他,王馬伸手推了最原把他推進屋內,然後順手帶上門,最後說道:「最原醬現在的表情看起來比百田醬還要傻喔。」

「……不對,不應該是這樣……王馬君應該已經…….」最原相當難以相信,應該已經不在的人卻活生生的出現在他面前還跟他對話

「是啊!我已經死了呢,所以我特地從地獄爬回來找最原醬的。」王馬說著突然湊近最原,明明身高上來說自己更有優勢,但是最原卻感覺到難以言語的壓迫感,而且王馬雖然在微笑情卻讓他感覺到認真

「呢嘻嘻,當然是騙你的,我可是活生生的人喔!」王馬說著打開雙手一把抱住最原,透過人的體溫最原確確實實感受到王馬的溫度,屬於活著的人才有的體溫

 

最原覺得他現在腦內一片混亂,最後當他回過神時兩人已經坐在客廳裡,最原看著王馬自顧自得喝著剛剛他自己去買回來的葡萄芬達,老實說最原內心有數不盡的問題想要問他,但是此時卻怎麼都開不了口……

「我知道最原醬想要問我什麼,你是不是想問我為什麼還活著還有為什麼知道你的家的位置,甚至知道你這些資料。」

最原被王馬堵的無話可說,於是只好點點頭。

「首先最原醬想想你覺得我為什麼活著?」王馬卻沒有回答問題反而把問題拋回來給最原,被王馬一問最原反而腦袋清醒了一點

但是就算如此最原也回答不出來,王馬看最原遲遲沒有回答於是笑著說道:「想不到一段時間不見,最原醬已經變得這麼遲鈍了嗎?」說著像是很失望一樣的嘆了一口氣

「好吧,我可能在最原醬認知裡確實已經死了,不過當我醒來時我其實在醫院裡。」雖然不知道王馬說得是真是假,但是這一點也不重要,因為要是王馬沒死的話是不是代表其他人也……

「是的喔,不只我其他人也在呢!」王馬接下來的話像是回答最原心理的問題一樣說道

「真的嗎?」剛剛一直無法正常思考的最原聽到王馬的話不禁放大音量,顯然最原的情緒此時應該很激動

「是真的喔!」王馬一如往常的微笑著,最原終於鬆了一口氣,太好了,沒有人死去實在太好了。

看到最原終於露出笑容,王馬接著說道:「接下來最原醬猜猜我怎麼知道你的資訊呢!」

「呃……」最原聽到王馬的話愣了一下,確實在才囚時他也沒有跟王馬提供任何他的資訊包括他家還有學校

「呢嘻嘻,看來最原醬真的很遲鈍呢。」說著王馬從口袋掏出一張證件放在桌上,那正是最原前些日子搞丟的學生證,最原其實在三天前學生證就遺失,而且也申請補辦了,卻想不到會出現在這裡

「王馬君是在哪裡撿到的?」最原有點不敢相信這個巧合

「當然是我從最原醬的口袋拿走的啊。」王馬說得理所當然,完全沒有自己偷走別人學生證造成別人麻煩的態度

「咦?什麼時候,我不可能沒有發現才對。」最原說著眉毛也跟著皺起來了

「當然是人潮擁擠的電車上啊,最原醬真的太沒戒心了,要不是我你還差點遇到痴漢喔。」王馬用指責的口氣說道

「痴……痴漢?!」最原顯得有點難以消化這兩個字

「對啊!站在最原醬後面的大叔可是正準備性騷擾你喔。」王馬說的理直氣壯還一副是我救了你的口氣

「……這、這樣啊,謝謝你王馬君。」雖然覺得自己不太可能遇到這種事,但是要是真的遇到他確實會很困擾吧

「……噗哈哈哈!騙你的,痴漢什麼根本不存在喔,最原醬怎麼一段時間不見變得這麼好騙啊!」王馬突然誇張的笑出來,最原終於發現自己被騙了,瞬間臉已經羞紅,明知道王馬是個騙子,自己卻一次次上當,最原都覺得有點無地自容了。

「那你為什麼跑來我家?」雖然被整了,但是脾氣很好的最原也沒有生氣只是嘆一口氣問道,不過內心已經開始產生跟王馬溝通真的好累的想法了

「我當然是來見我最喜歡的最原醬啊!」突然一改剛剛開玩笑的口氣,王馬的語氣顯得很誠懇,但是經過剛剛的事情最原完全不打算把他的喜歡當真,於是又問了一次同樣的問題

「我喜歡最原醬,是真的。」王馬說著還伸手抓住最原的手,突然被抓住手最原嚇了一跳看向王馬,王馬的眼神很真誠完全不像說謊

 

時間彷彿靜止一樣,最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老實說王馬對他來說可是連朋友都稱不上,但是意識到王馬死去後,最原也算是真的知道沒有一個人真正了解過王馬,與其說沒人瞭解更應該說是王馬不想讓別人瞭解他,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或許潛意識裡就是這樣吧,在那種情況裡不可能有那些其他想法,除了逃離以及阻止自相殘殺外什麼想法都沒有,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而且彷彿就像是再次給他機會一樣王馬出現在他面前,最原覺得這次他必須抓住機會。

最原沉默的看著王馬,他決定再相信他一次,沒有給予言語上的回應,而且微微收緊被王馬握住的手,而王馬也明白最原的意思還斬露出笑容。

 

「話說王馬君是怎麼知道我在做網路諮詢的?」王馬來到最原家後就一直賴著不走了,還說我跟最原醬已經是交往狀態了吧,情侶同居不是很正常的嗎導致最原無法反駁,而且真正讓最原困擾的是每次王馬都趁他打工時用他的電腦打擾他工作

「只是碰巧喔!」王馬像是事不關己的擺弄手機

「騙人的吧。」已經習慣王馬的個性,最原毫不猶豫的反駁

「是真的喔,而且最原醬自己也很不小心,電腦不設密碼打開網路預設網頁就是自己打工的地方,稍微猜一下也知道啊。」王馬說的話像是一切都是最原的錯一樣

所以你為什麼不請自來翹我家門鎖又私自用我電腦還反過來怪我不小心了?最原在內心反駁,但是知道自己說不過王馬而且可能會被他的假哭攻勢搞到頭痛而決定什麼也不說。

最原再次審視自己為什麼會鬼使神差的答應王馬的告白,明明要瞭解他的方式很多種,不過最原總覺得要是當初自己拒絕的話,好不容易到手的機會可能會從此消失

「王馬君,我問你,要是我當時拒絕你的話你會怎麼做?」最原想了想還是把內心的問題問出口

「……」王馬的動作突然停止,然後慢慢將頭轉向最原,那個是最原從未見過帶著執著讓他產生恐懼的表情,王馬一字一句的說道:「我是一旦有喜歡的人就會掐著他的脖子逼他看過來的人!」最原顯然被王馬的表情給鎮住了,但是之後王馬馬上恢復如常朝著最原微笑一下就繼續擺弄他的手機

當壓破感消失後最原不知道為什麼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果然還是搞不懂王馬的想法……

後悔接受王馬的告白嗎?最原深思了一下隨即搖搖頭,因為他知道就算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他還是會義無反顧的接受,然而最原不知道的是不管他拒絕還是答應結果王馬都已經決定好了。

 

 

復健短篇,其實寫得很差想到什麼寫什麼,結尾感覺是沒有結局,沒有寫最原的感情我在這裡說,其實算是最原在王馬死後還真正重視起王馬的事情,所以覺得王馬的告白是一個機會,而用想瞭解他說服自己其實是想了解王馬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喜歡,簡單說這篇最原對王馬是有好感而不是喜歡,不過之後還是可以慢慢培養,雖然想開車但這篇還是小清新吧。

评论(3)
热度(35)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