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最】溫泉旅行

OOC 太久沒寫文,已經不會寫文系列 這篇是砂糖 王馬小吉X最原終一 “王馬,你給我站住!”百田氣急敗壞的追著在前面跑得飛快嘻嘻哈哈的王馬,而王馬卻還有閒情逸致的笑著說:”呢嘻嘻,不愧是百田醬,只是白色被單就被嚇成那樣,我要把這件事告訴大家!”這樣說著跑遠了 全程旁觀的最原無奈的嘆口氣,自從才囚毀滅後最原也頹廢了好一段時間,直到有一天突然接到一通神秘電話,最後才知道打電話過來的是赤松,這令最原感到驚喜,要是說赤松仍然活著,而且還記住自己的話,那麼王馬他….. 之後赤松組織這個聚會也連繫了大家,而也沒想到大家都很自然的複議,最原也覺得他沒有拒絕的必要就來參加為期一週的溫泉旅行。 “春川桑冷靜點!”遠遠就聽到赤松和東條的叫聲,看來是看到百田被王馬這樣整已經要暴走的春川被其他兩人攔住 “你不去阻止他們嗎?”在一旁整理行李的星龍馬意有所指的說道 “我阻止不了吧……”最原無奈的嘆氣,看著想當和事僗的kibo不知道聽到王馬說了什麼也加入戰局,最後本來要昆太出馬,也不知道被王馬怎麼說的最後只能一臉認真的在一旁沉思 雖然即使畢業大家還留有這樣的記憶還有性格讓最原很欣慰,但是看到他們的互動他又心絞痛……. “夠了吧,王馬君。”當最原發現對他投來求助的目光越來越多後,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大家對他可以阻止這場鬧劇這麼有把握,但這樣下去確實沒辦法去參加附近的廟會,於是馬上出聲喊了王馬讓他住手 “我只是想炒熱氣氛而已,連最原醬都這樣兇我,唔哇哇哇哇!”王馬說到一半就已經開始聲淚俱下,已經習慣他假哭的最原嘆了一口氣,走到王馬面前有些無語的說道:”這樣下去就不能逛廟會了,不是說好大家一起逛廟會嗎?”雖然沒有安慰但還是好心的遞給他手帕 “是啊,廟會已經快開始了呢!”白銀馬上打圓場的說道   終於結束鬧劇的眾人開始三三兩兩的離開旅館,這時走在前面的王馬故意落後到走在最後面的最原旁邊,然後一臉失望的說道:”我還以為可以看到最原醬穿和服呢!”隨後還說自己剛剛在去房間的時候有看到租和服的服務,最原想了一下確實有,但是那是提供女性客人吧 “最原醬即時穿女性和服也不會穿幫的!”王馬毫不猶豫的對最原豎起拇指 “這根本不是重點啊?!”最原無奈的反駁,突然覺得自己答應來參加這個旅行是錯誤的決定 看著在一旁一臉可惜的王馬,最原有點無言,但是王馬很快的轉換話題,最原也不想跟他糾結女裝的事情,後來兩人也沒有多做什麼交談,畢竟兩人交情老實說也不算深,或是說最原根本猜不透王馬的腦海裡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之後來到廟會,廟會人潮沒有想像中的多,或是不是年初的關係吧,之後大家變成三三兩兩的開始逛起來,最原自然是找上赤松或是百田,但是赤松已經跟女孩子們有說有笑的走遠,百田身邊又有春川那殺人般的眼神,最原只好打退堂鼓,本來想試試看好相處的天海,卻不知道他何時已經混入女孩子之間,就在此時最原感覺到手腕被拉一下:”看最原醬這麼可憐沒有人一起逛,我就勉為其難和你一起玩吧!”看到拉他的人是王馬後最原內心升起不好的預感 然後很快的印證最原的預感……   “哇!那個布偶我要射下來送給看起來很想要最原醬!”一到射擊攤位王馬毫不猶豫的拿起槍就往裡面填子彈瞄準 “我沒有很想要啊,王馬君不要把槍口對準百田君的腦袋啊!”最原看到店主一臉不滿趕緊付錢並且制止王馬那要謀殺同學的行為 “這個烤玉米真好吃,最原醬吃吃看!”來到玉米攤王馬這次終於記得先付錢才拿玉米 “你不要把你吃剩的玉米梗往我嘴裡塞啊!”最原只能盡量躲得離王馬遠一點以防他荼毒自己 “最原醬來撈金魚吧!”王馬看到金魚攤似乎第一次感興趣,但是他的行為卻讓最原捏一把冷汗,這不是撈金魚而是想弄死金魚吧,看到店主臉都青了,最原只好趕快把王馬拉走   “好累啊~”可能為了阻止王馬實在搞的夠累,最原只是草草吃了炒麵就連煙火也不看先行回來,然後就跑去泡溫泉 室外的露天溫泉現在完全沒有別人,可能是因為大家都去逛廟會看煙火的關係吧,最原靠著溫泉石壁迷迷糊糊的想著,溫泉的熱氣和外面的冷空氣結合變成白色濃密的霧氣,偏熱的溫泉讓最原泡得很放鬆,過不久就開始昏昏欲睡,但是在溫泉裡睡覺很容易發生意外,於是最原便站起來準備離開,但是才剛站起來突然一陣頭暈,整個人往前撲倒,但是就在這時肩膀被一個人拉住讓他免於跌回溫泉裡的窘境,可是最原的膝蓋還是好死不死的撞到石壁上,痛的他眼淚都要出來了…… “最原醬,你還好嗎?”來的人正是王馬,老實說他出現在這裡讓最原感到意外,但是此時他膝蓋痛的受不了也沒有回他話的餘力 看到最原痛到冷汗都要冒出來了,於是馬上一個打橫就把比自己高一些的最原給抱起來,到了更衣間他先自己草草的套好衣服再讓最原自己把衣服穿好就直接要抱他回房間,但是因為這樣的狀況實在太羞恥,在最原各種反抗不配合的情況下兩人折衷改成用背的。 最原很慶幸大家去參加廟會沒有看到自己這丟臉的樣子,兩人回到房間,旅館的服務生已經貼心的幫大家鋪好床鋪開好暖氣,王馬順勢把最原放在最靠近陽台的位置,然後掀開最原的浴衣下擺察看傷口,好在只是有些紅腫之後可能會瘀青,但並沒有傷到骨頭什麼的倒是萬幸。 “那個……謝謝你,王馬君。”最原低聲道謝,此時最原全身都染是粉紅色不知道是尷尬還是泡溫泉的關係,臉色也比以往紅潤 “最原醬真的很不小心,要不是我動作快最原醬可能就要成為第一次泡溫泉送醫的人了。”王馬雖然這樣說但是臉上卻掛著微笑,可是王馬的微笑卻透著絲絲寒意 “對不起……”看到王馬的臉色,最原下意識的道歉,雖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道歉 “確實丟下我自己跑回來的最原醬真的超級過份的呢。”說著眼神還帶著無聲的控訴看著他 “我當時已經跟王馬君……”最原正算解釋,王馬卻一改剛剛的表情笑著說道:”呢嘻嘻,當然是騙你的。”說著也不等最原回應,直接接著說道:”那麼最原醬覺得你哪一點需要跟我道歉呢?” 最原被他的問題給問住了,習慣性的道歉第一次被這樣反問,最原一時之間根本答不出來 “最原醬一直都是這樣啊,不顧自身安全,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都是一樣呢,你知道在新聞裡看到你破了連續殺人案時,你說被兇手盯上時,你知道我內心的感覺嗎?”王馬難得第一次談論大家畢業後的事,然後伸手抓住最原,最原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壓倒在身後的床墊上,王馬一字一句的說:”要是最原醬因為這樣受傷的話,那麼我會殺掉那個人,然後把你綁在身邊哦!”雖然王馬很擅長說謊,也不知道他現在說的話是不是真心的,但是聽得讓最原不由得感到緊張 氣氛瞬間凝結起來,最原甚至忘了掙扎任由王馬壓著他的肩膀,而王馬雙腿則是誇在最原身側這樣曖昧的姿勢兩人之間的氣息交織,最原產生很不妙的感覺,張張嘴想說什麼卻一瞬間像是大腦當機一樣說不出一句話,王馬的氣息噴在他臉上讓最原感到相當緊張。 “王馬君……我……”最原正絞盡腦汁想要擺脫這尷尬的局面時,肩膀的力道突然消失,王馬已經直起身子微笑著說道:”當然是開玩笑的啊。” “啊……”最原一時反應不過來 “呢嘻嘻,剛剛說的話都是謊言哦!”王馬依然誇坐在最原身上居高臨下的說著,唇角浮現愉快的弧度,但是氣氛也僅緩和這一瞬間,王馬下一句話又讓最原緊張起來:”我說殺掉那個人這句話是謊言,但是要把最原醬綁在身邊是真的喔!” “為什麼?”也許是偵探的敏銳觀察力,最原突然不明白王馬為什麼要這麼在意自己 “這我不是說過了嗎……”王馬說著,然後雙眼直視最原的眼睛說道:”我喜歡最原醬哦!” 聽到王馬的話最原大腦陷入當機狀態,以往來說最原應該先入為主的把王馬的喜歡歸類到謊話,但是總覺得剛剛王馬說的事情說不定都是真的呢,也許是溫泉泡昏了頭,最原不知不覺得把王馬說的話都當真,但是當反應過來時看到王馬臉上掛著戲謔的笑容。 被騙了……發現自己被騙後最原心裡燃起一種挫敗感,果然到頭來他根本不了解王馬這個人,最原雙手不自覺得握緊拳頭,隨後還是伸手想將他身上的王馬給推下去,可是最原就算不敢使用全力,但是以現在的力量來說推開王馬應該是措措有餘才對,可是王馬卻紋絲不動。 “王馬君,你起來。”最原眼看推不開,而且躺著確實也不好使力,於是開口說道 “我不要,最原醬剛剛一定覺得我在說謊吧,可是我剛剛說的是真的喔。”王馬說著頭也微微靠上去,雙手撐在最原頭的兩側說著 這曖昧的姿勢讓最原不禁雙頰發燙,但是還是堅持他剛才的想法說道:”明明剛剛王馬君都自己笑出來了,怎麼可能是真的。”像是倔強的辯駁,可是面對王馬的眼神卻顯得像是在逞強 “那是因為最原醬都不回應我,所以我想測試看看,不過看來成效比我想的還要好呢。”王馬邊說邊將一隻手按在最原胸前,就算是隔著浴衣最原也覺得被王馬摸的地方感覺特別熱,心臟的躁動也比平時要大 “最原醬也是在意我的吧!”王馬說完不等最原回應便傾身含住最原的雙唇,唇與唇的碰觸像是印證了王馬剛才真真假假的喜歡並不是謊言,最原不知道為什麼此時腦海裡只得出這個結論,唇上柔軟的觸感屬於王馬的體溫都是真實的,是的,只是活生生的人體溫是不會騙人的 王馬明明沒有泡溫泉,但是體溫也明顯升高了。   輕柔的吻沒有維持很久,王馬離開最原的唇,氣息都噴在最原臉上,最原不知道自己此時是什麼表情,但是肯定很狼狽吧…… “王馬君,我……”思緒再混亂最原也知道自己要做些表示才行,但是話還沒說完,突然空中傳來爆裂聲,兩人同時看向陽台,陽台外廟會的方向空中炸開絢麗的煙火,一朵朵七彩的煙火,王馬此時離開最原的身上並伸出手,看著王馬臉上的微笑最原不自覺的伸手搭上王馬的手,兩人一起坐到陽台上看著天上的煙火。 “最原醬剛剛想要跟我說什麼呢?”煙火的光彩印的王馬臉上也有著微紅的色彩 “我……我覺得王馬君說的沒錯,還有剛才的吻我也並不感到反感,只是……”最原聲音越說越小聲,最後臉完全羞紅然後抬起來雙手抓住王馬的肩膀,然後將自己的唇再度附上去,就算是王馬此時也愣了一下,最原的舉動完全是意料之外。 不愧是最原醬呢…….王馬在心裡暗暗下了評論 這個吻持續到煙火結束,看著最原害羞的低著頭王馬也知道最原的意思,於是伸手將最原抱住兩人沒有說什麼,也許是氣氛使然但是王馬覺得這樣他就足夠了。   “我們回來啦!”當聽到赤松的聲音最原彷彿如夢初醒,馬上和王馬拉開距離,同時赤松推開紙拉門看到最原和王馬時也嚇一跳說道:”我還以為只有最原君先回來了,沒想到王馬君也先回來了!” “赤松醬太過份了,原來我先離開都沒有人注意到嗎,唔哇哇哇!”王馬說著又一副委屈的表情開始假哭,赤松趕緊陪笑著道歉,然後說大家都去大廳了,要王馬和最原趕快一起過去。 赤松離開房間後王馬也起身準備離開時,最原突然叫住王馬,王馬奇怪的看向最原,最原猶豫的好久最後下定決心的說:”給我你的連絡方式吧!” 王馬聽到最原的話沉默了一下,隨後微笑著說道:”當然可以啊!” 就算沒有給王馬明確的答覆,但是王馬顯然心情非常好,最原看著王馬走在前面的背影以及…….悄悄牽著自己的手傳來的體溫。   完   又是小短篇,這是很久以前寫一半明明快結尾卻沒有寫完的文,現在把它補完充當更新(揍) 

评论
热度(19)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