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松X一松】同化(第二章)

惡魔X哥特

感謝好兒子替我畫插圖白石 莊市

說在前面:
我對於哥特不是很了解,所以我憑我了解的來寫
我對於利維坦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我也憑我了解的來寫
OOC
一松(利維坦)X一松(哥特)
有一子出沒(但是不是主要的)
不確定其他兄弟會不會出現
最近迷之倦怠期不知道能不能更完他
其他想到再補

第二章
一松知道利維坦是被他召喚出的惡魔後終於意識到自己犯了大錯,但是也於事無補於是就問他打算怎麼樣,但是利維坦卻只是直接坐到一松床上悠哉的搧動一下他的惡魔翅膀後說道:”大概到我玩夠吧。”

“開什麼玩笑!”一松馬上從地上爬起來朝他吼道,但是利維坦只是斜眼看他然後自在的翹起腿說道:”我可是被你召喚過來的,內心...

【一松X一松】同化(第一章)

惡魔X哥特

感謝好兒子替我畫插圖白石 莊市

說在前面:
我對於哥特不是很了解,所以我憑我了解的來寫
我對於利維坦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我也憑我了解的來寫
OOC
一松(利維坦)X一松(哥特)
有一子出沒(但是不是主要的)
不確定其他兄弟會不會出現
最近迷之倦怠期不知道能不能更完他
其他想到再補

第一章
當一松打開教室的門時突然有一盆夾帶著黑色墨水的水盆從上面砸下來,正好砸到開門進來的一松,白皙的襯衫被墨水染黑,原本黑色的毛衣被深色的墨水弄得更加深沉,班上的同學發出此起彼落的嘲笑聲,還有竊竊私語談論著一松種種糗事的笑聲,一松低下頭盡力去無視那些人,但是那些令他難受的聲音還是一直不斷的鑽入一松的耳裡.....

教師松片段

OOC

很短

依然是好兒子的班級日常(改編)

錯漏字無視吧


一松站在講台上看著低頭抄筆記的眾學生不知道為什麼表情顯露出滿滿煩躁,今天原本這堂課不是他來兼課,偏偏這個班的化學老師因為老婆要生產了,所以請了假,硬是把平時看起來很閒其實真的很閒的一松找來代課,一松內心是一百個不願意,而且真正讓他不願意的原因還是那個人......


也許是低頭寫筆記的學生覺得脖頸僵硬吧,於是抬起頭轉了一下想活動筋骨,卻在轉過頭看向教室後面的窗戶時,發現他們的班導正站在那裡往教室裡看,把那學生嚇了一大跳,但真正嚇到的原因不是班導在那裡,畢竟自己也沒做什麼壞事


班導雖然穿著正常的襯衫,但是領帶卻是帶...

短文1

無CP

OOC有

好久沒寫文都手生了

小學生文筆流水帳


赤塚高校X班聊天群......


松野おそ松:誰有班級教室的鑰匙啊,我忘了帶作業了!!!


松野トド松:咦~都到黃金週最後一天了,你還不如放棄吧補不完的啦~(愉悅.jpg)


松野おそ松:不管怎樣.......好歹讓我去拿語文作業啊!在不補語文作業老師說要讓我語文永遠不及格。


松野トド松:反正おそ松哥哥就算有補作業,考試也考不及格啊!(來至貓咪的嘲諷.jpg)


松野カラ松:oh!brother~在假日還要踏入那學習的神聖殿堂,不愧是my brother...

之前看到的教師松我忍不住寫了設定

OOC

私設

工作忙的要死,想碼沒時間,抽點時間先寫設定


現代語老師:おそ松

絕對不是個認真負責的老師,絕對不拖堂,毫不猶豫在課堂時間說黃段子,有時還會科普小鋼珠或是賽馬小知識,沒有老師該有的架子,很容易和學生打成一片,是個財奴,考試時最常說:「考不好的男生就來賄絡我,考不好的女生要跟我SEX喔!」然而就算被投訴還一副自己受委屈的樣子說:你們這樣是想讓我回去當家裡蹲嗎?一點悔意都沒有


英語老師:カラ松

痛,毫無疑問。

只要有人提起這老師,學生們就一臉痛苦的捂住肋骨,雖然上課認真,但時不時以為自己在耍帥,其實就是痛,明明是英文老師講出來的英語卻都是日式英語,發音或許還沒有學...

體保(三)

也不知道有沒有人喜歡,反正就這樣寫下去了.......


CP:カラ一


(三)

午餐時間在一松的沉默中結束,カラ松不禁有點擔心是不是自己太急躁了,但是下午有課的他沒有追問的時間,而一松也逕自回到保健室,一打開保健室的門就看到いちまつ躺在保健室的床上,いちまつ是一松家裡最小的弟弟,同時也是今年才剛剛進入這所高中,參加的社團是籃球部,跟某個白癡以前專攻的項目一樣。


「你怎麼在這裡,不用上課嗎?」一松一直對いちまつ都滿好的,但是對他好主要原因是いちまつ個性上比他們所有人都要內向,所以更讓一松和ichi有想保護他的欲望


「……一松哥哥,我中午想找你一起吃飯,可是你不在,ichi...

體保(二)

CP:カラ一

(二)

就算是秋季的中午也是相當炎熱,一松自然一點也不想在大中午捨棄空調去那該死的天台,但是當他看到カラ松拎著兩個塑膠袋在門口時,他知道那些全部都是奢望,他嘆了一口氣說道:「我不記得當時有答應你要一起吃飯。」

「一松teacher當時沒拒絕不就是答應了嗎?」カラ松一臉無辜的回答,一松聽到後心裡忍不住罵難聽的字眼,但是看他カラ松袋子裡有那個新推出很難買到的貓咪飯糰後,一松還是決定妥協了,雖然自己喜好被摸透很不滿,但是貓咪飯糰的誘惑根本難以抵抗

「咦?松野老師。」當カラ松拉著一松到天台時發現竟然有人捷足先登了,那個人正是籃球部的主將,跟カラ松的名字很像叫作kara,而他身旁坐...

體保(一)

來貼了一個輕鬆的體保,其實我現在同時在更新三篇,一個就是貓又,一個是體保,一個是希臘神話松,反正這篇暫時無題,想到適合的題目就補上,被1kara雷的要抓狂,所以我貼文代表我想說kara1的還有人的!

(一)

カラ松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在前往教室的路上,カラ松從來沒想到自己有會成為體育老師的一天,主要是カラ松當初在體育大學時決定要成為運動員的,而他也一直努力朝他的目標邁進,卻在有一次去一所高中當臨時教練時,有一位學生受了傷,カラ松則帶他去保健室,然後他在那裡邂逅了那位保健室老師,也因此改變了他的目標……

カラ松走到一間教室門前,毫不猶豫的拉開門,然後一手撐著門框擺出一個自認帥氣的姿勢喊道::「...

貓又的面具及主人的前世

第二篇


(三)


「咦?」カラ松愣了一下,隨後異常激動的說道:「一松全都想起來了嗎,包括お……」カラ松話還沒說完,紙門突然被拉開,為首是おそ松後面就是其他人,顯然都睡眼惺忪,只有十四松和おそ松顯然特別清醒,十四松一下子就擠到一松旁邊將カラ松擠開


カラ松有些錯愕,但是看向十四松時,十四松又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對他笑著,カラ松總覺得有哪裡很違和,但又說不上來…….


「カラ松哥哥和一松哥哥好狡猾喔,出去也不帶上我!」十四松毫不猶豫的用他的大嗓門叫道,像是刻意讓大家都聽到一樣


「痛松哥哥,你跟暗松哥哥出去了?」トド松...

貓又的面具及主人的前世

第一篇


(二)


所以說我到底是哪個筋有病還是カラ松的痛給搞的神經有問題,大清早的跟カラ松出來也就算了,你麻痺的為什麼要來海邊?!

一松覺得他整個人都裏的像顆球還是不住的發抖


「臭松,我現在想殺了你!」雖然從一松他們住的地方到海邊車程起碼也要一小時以上,但是因為還很早沒有電車,也不知道カラ松從哪裡搞來一部腳踏車,總之就是迎風他還唱的那自編帶有英文歌詞而英文部分完全不標準的歌,反正除了痛以外就是冷。


「brother難道不想看當sunlight將我們從黑暗拯救出來的瞬間嗎?」カラ松沒有看向一松而是專心看著前面,而一松此時就算咆哮說:「不想!」然而並沒有什麼用


因此才...

© グラ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