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紀錄一下

人類小松

貓又一松


一松發現小松有個習慣,就是每當喝完酒之後會習慣抽菸,雖然說這一家裡除了自己外其他人應該多多少少都有抽點菸,但是抽最兇的就屬小松,一松也曾皺的眉叫小松部要在家裡抽菸,這樣貓都不願意來了,但是小松卻像故意一樣的朝一松的臉吐了一口菸,引來一松的怒火。

 

但是小松的執著也很可怕,常常嘻皮笑臉生氣也只是一下子不持續很久,但要是不讓他酒後抽菸他絕對會翻臉,空松就曾因為阻止差點跟小松打起來,後來有一天兄弟們都外出了,小松又在家裡喝酒抽菸,一松不明白他這樣執著的原因,於是問了……

 

“……想步道一松會在意這種事啊。”小松笑著看向他,雖然說道:”有人說酒精是一種毒素,菸卻是真正的毒藥,但是這種感覺也僅次於那些欲仙欲死的感覺。”說著的同時小松把菸按熄在煙灰缸裡,然後爬到一松身旁說道:”一松想不想知道那種欲仙欲死的感覺是什麼呢?”

 

“不想。”一松果斷拒絕,然後發現小松明明又是故意岔開話題,於是說道:”你不要故意扯開話題。”小松聽到一松的話也沒有說什麼,但是臉上的笑容卻褪去

 

“一松你相信噩夢會延續到現實嗎?”小松做到一松的身邊嘆口氣說道,一松不明白,小松接著說道:”我要是不抽菸就很不安啊,我最近常常想到未來,等將來父母都老了,大家都會離開這個家,而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說著小松不知道是不是喝酒的關係開始跟一松吐露出他的不安

 

“不會的,至少我不會走。”一松看著小松的樣子眼神暗了暗,但小松沒有捕捉到一松的異常,而是接著說道:”還有……一松我夢到你其實不是你。”小松話說到這裡,一松突然說道:”不要想了,沒事的。”

 

有如咒語一樣小松沒有再說話了,我不是一松嗎?一松無奈地笑笑

 

 

滂沱大雨的夜晚,小松帶著一松來到一個神社,以他記憶作為代價,讓「一松」可以再次醒來,看著被雨水打濕了青年,趴在樹枝上的貓又也許是無聊或是覺得有趣,於是進駐到一松的身體裡,從此成為松野一松晃眼而過已經經過十來年。

 

一松發現小松開始恢復記憶,所以一次次的催眠和暗示,當時小松與他定的契約他還清清楚楚,那碗小松說了,要是我恢復記憶的話,請把我吃了吧。

 

是的,失去一松讓他感到痛苦,而身為神明的貓又卻發現他無法再那麼狠心。



评论
热度(12)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