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目前以松為主,一松受主

グラス

體保(一)

來貼了一個輕鬆的體保,其實我現在同時在更新三篇,一個就是貓又,一個是體保,一個是希臘神話松,反正這篇暫時無題,想到適合的題目就補上,被1kara雷的要抓狂,所以我貼文代表我想說kara1的還有人的!

(一)

カラ松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在前往教室的路上,カラ松從來沒想到自己有會成為體育老師的一天,主要是カラ松當初在體育大學時決定要成為運動員的,而他也一直努力朝他的目標邁進,卻在有一次去一所高中當臨時教練時,有一位學生受了傷,カラ松則帶他去保健室,然後他在那裡邂逅了那位保健室老師,也因此改變了他的目標……

カラ松走到一間教室門前,毫不猶豫的拉開門,然後一手撐著門框擺出一個自認帥氣的姿勢喊道::「カラ松girls and boys到操場來集合吧!」雖然上課鐘聲剛剛早已響起,然後カラ松卻孤伶伶的一個人傻站在操場上,於是決定直接去學生班級找他們

但是沒有人回應他,全班靜默看著他,而カラ松也看到講台上面上顯得相當尷尬的老師,兩人陷入沉默,最後カラ松也很尷尬的回道:「是說……我又感冒了……」雖然毫無說服力,樣子也顯得好笑,但是カラ松感覺並不感到不滿

雖然說被借堂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但是這一次沒有被知會讓カラ松感到相當尷尬,但是很快叫調整好態度說道:「我好不舒服啊,那去保健室休息一下。」演技爛的都不敢相信他在學生時期參加過演藝部

但是顯然不影響到カラ松的心情,他踏著輕快的腳步哼著歌往保健室走去,然後敲兩下門,隨後不等裡面的人回應,カラ松便拉開保健室的門,然後說道:「一松teacher,我又感……」

カラ松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本雜誌砸中,隨後是帶有怒意聲音的陰沉的說道:「滾!」

一松一臉嫌棄的瞪著他,但是カラ松卻淡定的撿起雜誌走進來說道:「一松teacher,我可是病患……」話還沒說完一松卻很冷淡陰沉的說:「有哪個病患像你這麼有精神啊,滾出去不接受你用走的!」

「別這麼說啊,說不定我身上真的有病,你看我天天都一直想著一松teacher,而且一松可是我的sweet。」カラ松無視一松的怒火說道

「你有問題的只有腦子,不過也不用叫救護車了,已經沒救了不要浪費社會資源,你可以滾了。」一松也跟カラ松一樣無視他冷淡的說道

「一松teacher這麼溫柔一定會治好我的,對吧!」雖然是疑問句卻是用肯定句的語氣,一松的青筋幾乎都要爆起來了

一松原本來這所高中只想當一個可以隨時隨地睡覺,沒事餵餵貓上下班時間穩定的保健醫,而他確實也是悠閒自在一段時間了,但是後來來了一位體育老師打破了他的悠閒日子。

對於新老師的到來一松是不在意的,但是後來對方三天兩頭跑來也就算了,現在連上課時間也常常往保健室跑,還說什麼我跟一松老師在這裡相見是命運的邂逅,這裡是我們sweet的殿堂,一松那時其實根本沒反應過來,下意識說了句這裡保健室,你這個智障……

因此一松跟カラ松相見的第一句話就是你這個智障外大概內心也是罵著媽的智障,不過就算如此也沒有改變カラ松對一松的態度,雖然一松知道學校一直有借堂的”傳統”,但是對一松來說這是絕妙的偷懶機會,一來沒有體育課不會有人受傷,二來他的健康教育之類的課程也常常被借去加強學生其他科目他也樂得輕鬆,但是他卻忽略了カラ松這個麻煩人物……

「一松teacher,這位cute cat lady是你養的貓嗎?」カラ松就算接收到一松的不歡迎及快滾的眼神也無動於衷,然後蹲下身逗在一松腳邊的小貓,一松真的恨不得直接踹他一腳,但是經過上次要踹他還反被他抓住他尷尬的窘境,一松還是選擇放棄

「不是,你快滾吧,沒病沒痛沒課就給我滾回辦公室。」一松下意識的想翻雜誌,但是看當桌上空空如也的才想起雜誌還在カラ松手上

雖然不情願,但是那是一松每一期都要看的貓咪雜誌,於是非常不情願的向カラ松伸出手,但是一松忘記的,カラ松的想法異於常人。

「一松teacher,哦!不,應該是My dear sweet……」カラ松似乎把自己當成騎士或是王子什麼的,估計是以前演藝部待久了導致的習慣,不管怎麼樣他牽住一松的手蹲下身一副恭敬的樣子卻收到一松狠狠的踹他一腳,因為脆不及防這次一松成功踢中他

「我讓你把雜誌還你,不要隨便牽我的手!」一松惡狠狠的瞪著他隨後抽走カラ松手中的雜誌,然後開口說道:「我給你一分鐘……不!十秒鐘給我消失,不然以後都別想來保健室。」語氣措措逼人,雖然很想繼續賴在一松身旁,但是カラ松知道一松說到做到,於是只好說中午在一起吃午飯之類的話之後才灰溜溜的走了

喔!對,午餐還是カラ松要請客。

「呦!カラ松這次回來真早啊!」專職教數學,正好沒課在辦公室偷看從學生那沒收的漫畫的おそ松抬頭看到カラ松便打了招呼,至於喊名字的原因是因為這間辦公室很不巧姓松野的就有四個,至於還有一個姓松野的是學生一個是保健醫

「啊,被借堂了。」カラ松沒有多說什麼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你沒有去找一松嗎?」おそ松隨手翻了一頁後說道,可見カラ松沒課去找一松的事已經不是秘密,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カラ松來到辦公室後很快的就跟其他姓松野的混熟了,然後同時得知一松也是姓松野,於是很愉快的說『我跟一松teacher真是天生一對,在一起連姓的問題都不用擔心。』雖然發言很有病,但是被おそ松一句好像很好玩的樣子而放著置之不理。

「一松teacher把我趕出來了,他說我在不走的話之後就不讓我進保健室了。」カラ松沮喪的說道

「哦!那看起來一松也不是這麼討厭カラ松啊。」おそ松將漫畫收起來喝了口茶後說道

「咦?」カラ松錯愕了,因為他一直覺得一松是發至內心真的很討厭他

「吶!你想想,要是一松討厭你,他大可就把保健室的門鎖起來或是把你列入拒絕往來戶不讓你進來不就好了,何必每次都這樣跟你多廢唇舌說那些有的沒的。」おそ松一臉認真的給カラ松分析,カラ松聽了おそ松的分析也覺得很有道理,於是愉快的相信一松也是對他有好感的

然而坐在一旁的トド松卻用Skype敲了おそ松

“おそ松,你說的是真的假的,一松會喜歡他?”トド松的語氣感覺充滿了懷疑

“我怎麼知道,我就是覺得這樣很有趣不是嗎?”おそ松回得很快,還附了一個大大的笑臉

“ぐずだ。”トド松毫不猶豫的回了他這句,然而臉上卻也掛著看好戲的微笑

兩人密謀的互看一眼決定保持沉默,然而カラ松還沉靜在快樂之中,因此沒發現兩人那陰謀得逞的笑容。

To Be Continued

评论(15)
热度(28)

© グラス | Powered by LOFTER